第三卷:回归 - 沉淀七

所属目录:第三卷:回归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1-28
咪乐|互动|直播|平台 作者为布里吉德·德莱尼。

  当日吃大闸蟹的时候,江彦诚的态度后来突然有了大的改变,林梦和容凌在后来有分析过,怀疑有可能是水到渠成,江彦诚一时想开了;也有可能,是江彦诚听到了林梦的那一番话。后者,是容凌分析的。林梦觉得不大可能,她和贺雯说话的声音又不高,江彦诚的听力不至于这么好。可容凌是当特工的,自然觉得这没什么不可能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怎么样,林梦当日既然说出了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江彦诚夫妇的半女这样的话,此刻江母如此举动,她自然不可能矫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怪呢!”她呵呵一笑。“我很高兴!”

    江母能亲口提出“干女儿”这么一说法,说明她的彻底原谅,这完全是值得庆贺的!

    江母就有些兴奋,双眼亮亮地看着她,就跟个孩子一般的亟不可待。“那你叫一声‘干妈’试试?”

    林梦从善如流。

    “干妈!”

    “哎!”江母高兴地,差点要手舞足蹈了。

    林梦见此,心里也是畅快。没想到,林栋二人上了门来,带了了那么点小恶心,却还能促成这么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事她得早早说清楚了。“干妈,容凌那边……大概不会随我!”

    以那男人孤傲的性子,是不可能随便认亲的,而她更不愿意将这份关系强压给了容凌。那个男人,为了她,已经对江家人迁就太多。她自己有那偿还的心,却不能贪婪到让那男人也随她,那样太过分!

    江母立刻呵呵一笑,对容凌这边,她早有所料。当那男人的干妈,她也自觉没那福分!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啊,让你叫我一声干妈,我已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,再让容凌跟着叫,我怕是要遭天谴了!”

    林梦被逗乐,嗔怪了一声。“干妈,你看你这话说的!”

    江母继续呵呵笑着。“我这可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拉起林梦的小手,拍了拍,真诚地接着道。“和你说真的,容凌是什么性子,我也很清楚。认了你当女儿,干妈已经很高兴了,容凌那边,我可没这胆子。干妈也不怕和你露老底,干妈认了你啊,这主要就是为了佑佑。干妈喜欢佑佑,恨不得和他怎么亲怎么来!”

    林梦就笑。这倒是实在话。她就伸手,招了招小佑佑。

    “佑佑,过来见见新鲜出炉的姥姥!”

    小佑佑就走上前来,正式地改了称呼。“姥姥!”

    反正,在他心里,奶奶和姥姥没多大区别,这不过就是改了称呼而已,江母还是那个江母。而江母,是让他觉得亲昵的。

    “哎!”江母高声应着,高兴地一把就把小佑佑跟拉到了跟前,微微搂着。

    “浩浩,过来叫姥姥!”

    小浩浩也跟着过来叫了,江母也高兴地应了,也把小浩浩给拉到怀里搂住了。容亨铎则是改了口,叫了一声“叔姥姥”,江母也高兴地应了。后来,她又乐呵呵地逗着佑佑和浩浩叫了她好几声姥姥,心里稍稍满足了,才搂着两个小的,和林梦提起了江彦诚。

    “你叔叔那里,一时间怕是不能改口,得等些日子。不过你叔叔喜欢佑佑,再过些日子,他肯定熬不住,急着让佑佑叫他姥爷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。”林梦轻声笑。

    江母想了想,坦诚道。

    “林栋那边的事,我知道的这么清楚,你是不是觉得奇怪?”

    林梦也不和她玩虚的,自自然然道。“是有点奇怪呢!”

    江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“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听了,就当听了故事,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干妈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性子!”

    她微微嗔怪,流露了一点小女儿娇态,此状看的江母心里头很高兴,也就轻轻松松地把事情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江家有心要对付容家,所以到底算是林梦的家人的林栋一家,也被江家给盯上,以备不时之需。所以,林栋那家的事情,江母才能知道地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“那林姿是个心思活泛的,你把你父亲弄到了那么高级的疗养院,出入那里的人,都是非富即贵的,估计那林姿就起了心思了。你知道的,演艺圈里的人,为了上位,也就不太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,甚至连婚姻,都可以拿出买卖。唐胜军就是在住疗养院的时候,和林姿认识的。林姿往疗养院里跑地非常勤快,便是装样子,那也把你爸给伺候地很好,所以在疗养院里,林姿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名声。她和唐胜军结婚这事,我还是前些日子听朋友说的。主要是朋友说唐胜军年过六十,又梅开二度结婚了,我就顺口问了一嘴,没想到,那结婚对象竟然是林姿。那女人,是个有手段的。年纪轻轻,就这么舍得去陪一个老头子。不过,那唐胜军也不是个老糊涂,据说,两人结婚之前,有签下婚前协议,林姿不可能拿到太多,可到手的也肯定不少。最主要的是,唐氏企业这些年涉足电影业,颇有成绩。林姿嫁人,十有**就是看重这一块了。”

    林梦点点头。“她一向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!”

    “嗯,有野心倒不是坏事,这成大事的,就没几个不是野心勃勃的。不过,这野心勃勃要是算计到咱们咱们家头上来,那可就不行!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!”林梦眼里闪过精光。开娱乐公司,且干地有声有色的,她认识的就有两人,一是枭况,二是冯谈,这两人和她关系都不错,枭况更不用说,那就是她三弟。林姿即便是嫁给了那唐胜军,也不至于冲昏了脑袋开始来找她的不自在。枭况和冯谈,两个人当中任何一个人施压,就能让林姿在娱乐圈里混不下去。而唐胜军的名头她也听过,虽是唐氏企业的董事长,不过却绝对没这能力和双木集团抗衡。再者说,唐胜军一手创办了唐氏企业,不至于是个老糊涂,为了一个小明星,傻到去毁了自己的基业。

    “林姿、林栋那里不足为虑,干妈你尽管放心好了。今天这事是第一次,可绝对也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江母呵呵乐,她倒是差点忘了,面前这小丫头的本事,可是了不得。这也是她和她处地深了,看着她一直都是这么温温柔柔的模样,却忘了在商场上,这女子可也是巾帼不让须眉!更别提,她还有一个那么护短的老公!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足为虑!”江母笑着附和,直接撇下这事,说起了别的。后来,三个小的歇够了,就又回去弄坦克去了,江母和林梦就也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容凌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,不是让你不用赶回来吗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林梦知道林栋上门这事,尊叔肯定会通知容凌,以他的性子,又肯定会赶回来,所以,事后她特意给容凌去了电话,表明她这边没事,让他别担心,忙自己的事就行了。可没想,他嘴里答应地好好的,可人还是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嘴上虽说是嗔怪着,可这心里不甜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就淡淡解释。“公司那边不是非我不可,我就先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自然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林梦就呵呵笑,照例将他的领带给解了,再把第一个纽扣给松开。这时,小佑佑停止了手头的作业,把头抬了起来,看向容凌。

    “爹地!”他叫了一声,明显是有什么话要和容凌说的样子,不过只是叫了一声,就没再说。

    江母看着,就知道自己不适合再呆下去。今日这事,容凌肯定有他的解决之道,这一家子的人,肯定要私下商议。不过在临走之前,她还得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容凌,方便私下说几句吗?”

    容凌点了点头,摸了一把林梦的小脸,出去了。江母就急步跟上。说是几句,江母还真是没有多说,只是提了一下当年林栋对林梦做的差点就成的禽兽不如的事。当时去带林梦走人的,是江彦诚的手下,那些精明的干警一看那屋内的形式,就嫩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,回来之后,就和江彦诚说了,江母也给听到了。今日今时,江母是真心要把林梦当女儿看待了,自然就把这旧事给捅出来了。容凌做事,她是知晓几分的,她添了这把火,想来林栋等以后就不会再在林梦面前蹦跶,便是连走路估计都得躲着走了。林梦心善,顾念这一家子,怕是做事会留有余地。所以,容凌能狠狠出手,就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容凌有些惊讶江母会和他说这等成年往事,不过,听完之后,他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心里也记了这个情。

    江母笑笑,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容凌回了工房,把林梦给带走。小佑佑疾步要跟来,但被容凌给喝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却分量十足到足以让这三人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小佑佑抿了抿唇,不情不愿地“哦”了一声。小浩浩就拉了拉小佑佑,又冲他眨了眨眼。小佑佑这才坐了回去,又埋头做起了炮台!

    林梦不知道江母和容凌说了什么,只是看着他有些不高兴的样子,这心里就有些惴惴。江母说的,莫不是她认了“干妈”的事情吧,然后自家男人生气了?!

    有些不安地跟着容凌,一直到了书房。一进去,她就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老公,对不起,没和你商量一声,我就擅自认了江阿姨做‘干妈’,你别生气,这事是我不对!”

    她深深地低下了头,一副歉疚莫名的样子,偏两只小手,却是紧抓着容凌的衬衫,一副怕他不高兴不理她的样子。这样的道歉方式,就像个小孩子!

    容凌又讶异了一下,不过,却是淡淡的。认不认干妈,没什么要紧的,这女人紧张江家那边,他是早就知道的,也早就接受了。越是感觉到这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,他越是感谢江破浪当年救了她。难以想象,若是她当时丧了命,那他这人生,该是多么地荒凉无趣!

    这么说,他倒是不用承江母的情了。她方才提起那旧事,本就是她那当干妈的分内之事!

    “你又胡思乱想了!”他笑她。“我生气,不是因为这个!”

    “诶?那是因为什么?”林栋他们,她都给解决了啊,他不至于这个样子啊!

    “你这笨女人!”他却又突然骂她。

    她本能撅起了小嘴,不依。

    “那时的事,你怎么都不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他就凑到她耳边,低语了几句。她就微微变脸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干妈刚才私下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就一把埋在了他的怀里,有些厌厌地说道。“那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我不想说来着,很丢人的!而且,那事都好久了,也没有突然就说的道理!”

    他一愣,立刻就明白了,然后又马上心疼了。

    差点被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哥哥给那样,这事说出来,的确是丢人,也很尴尬,他忘了从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提了!”他哄着她。“林家那边,你父亲还是那样养着,其他人,就和你没半点关系,你要心狠一点,别把自己善意给不值得给的人!”

    这男人说话,依旧是这么的犀利。

    林梦就“嗯”了一声,深以为然!

    “林家那边交给我解决吧。金赛美好对付,随便吓吓就行。林栋身为赌徒,不给他来点狠的,一次断了他的歪念,他以后就还能整事。至于林姿,要弄垮她倒是容易,不过有她在,能很好地牵制住金赛美和林栋,省得那两人没了指望,就做出疯狂的事情来,所以,给她点警告就行!那一家子到底和你有点关联,我不能做地太狠,否则,影响你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容凌这想法倒是和她想的有些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那交给你来做!”她抬起头,娇娇地看着他。“你看着怎么好,就怎么来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又抬手,摸了摸她娇嫩的小脸。“认干妈的事,就那样,有江阿姨那样的娘家人,你也算多了一分依仗。不过小乖——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着她,眼神又深沉又灼热。“这辈子,我定不负你,所以,你完全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有的。这辈子,你不用靠什么娘家人,甚至连儿女都不要靠,你只要靠着我就好了。我会守着你,让你快快乐乐地过这辈子!”

    这话能让她心里甜地流出蜜来。两颊绯红着,她重重地点了点头,同时娇娇甜甜地“嗯”了一声。一双秋水美目,特别情动地看着他,欲语还羞的模样,勾地他一时情热,低下头,吻上了她那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。她微微眯眼,黑而卷翘的睫毛就犹如密梳一般上下滑动了几下,刮地他的唇瓣有些痒痒的。他就捧住了她的小脸,在灼热的目光之下,吻了她别的地方。她小脸烧着,却是勾着唇,狭眸妩媚地微微挑着,又极为配合地伸手将他的脖子给勾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番耳鬓厮磨之后,她娇喘吁吁地靠在了他的怀里。就这么安静地听了他一会儿心跳,她想起了一事。

    “老公,江阿姨那边,你还是像原来那样叫就行了,这我都和江阿姨说了,她说也没胆应你一声‘干妈’。还有,江阿姨也说了,江叔叔那边,大概也得需要一段时间接受‘干爸’这个称谓。”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!”他一下一下地揉着她的小腰,低着头,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。“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“嗯呢!”

    抱了一会儿,容凌开始着手处理林家那边的事。都吩咐下去了,他才牵着林梦下楼去了工房。小佑佑照旧放下了手头的活,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容凌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他问小家伙。

    小家伙冷着脸,神情中透着遗传自他父亲的冷酷。“要好好教训一下今天那对母子!”

    容凌点点头。“我已经让人去办了!”

    “爹地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你管了,你管好你手头的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挺直了小背,傲然道。“那我要知道结果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小家伙就又看了容凌一会儿,重新低下头开始制作坦克的零部件了。容凌感觉到小家伙应该还有别的话要说,不过他既然现在不说,那他也就不问。因为有必要问的,这儿子肯定会问。

    稍后,林梦去做饭去了,容凌继续带着,充当了三个小的顾问,同时,也对他们的成果做了一定的检查。

    夜深之后,容亨铎坐车回去。小佑佑和小浩浩则停止了活计,跑去洗漱去了。对这两个小的,没熬夜干活这一说,因为林梦规定,就是有再大的事,也得给她十点半之前睡下。两个小的知道他们的妈咪好说话,但要是妈咪认定的事,就比爹地还要难说话。如果惹妈咪发了火,那绝对会非常惨。因为,爹地绝对是站在妈咪那边的,而且,还会赶在妈咪冷脸之前,第一个先收拾了他们!

    两小的洗地白白净净之后,两手分别就这一条干毛巾,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短发,开始又一轮的赛跑,撒着脚丫子就来找林梦了。这是两个小的之间的游戏,看谁先跑到林梦面前,先跑到的,那么就可以让林梦帮他擦头发,后跑到的,那么只能就容凌帮忙擦头发,或者自己擦,或者排队等着林梦继续擦。不过一般来说,都是林梦解决一个,容凌同时解决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林梦在屋里和容凌说着话呢,通过打开的卧室的门,就听到走廊里响起了两个小的嬉闹声,以及那有节奏的脚步使劲踩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就抿唇一笑,果不其然,就看到两个小的像两只小老虎一样地冲了进来,然后小佑佑先小浩浩一步,一下子就扑了过来,抱住了林梦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赢了!”小佑佑眉角一挑,分外得意。

    小浩浩跺了跺脚,哼了一声。“明天我肯定会赢了你!”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得意的小佑佑去搬了小凳子,很是熟练地坐在了林梦的面前,又抬起了小手,那手上正拽着一条毛巾。林梦也是自然地接过毛巾,帮小家伙擦起了头发。小浩浩则只能搬来等在坐到容凌的面前,讨好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爹地!”

    容凌伸手把毛巾给接过去了,小浩浩就小身子一转,小屁股一扭,迅速地坐到了小凳子上,回头冲着小佑佑呵呵笑。小佑佑就冲他做了一个鬼脸,小浩浩就伸手推了他一把,小佑佑回推,两个小的小小地闹了起来,咯咯的脆笑声,很快就把这房间给充满了。

    “林家的事,有结果了!”容凌擦了几把之后,出了声,小佑佑就立刻收了手,偏过脸去看容凌。小浩浩也不动了,竖起了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容凌提这事,是在兑现向小佑佑许下的承诺!

    林家那边,首先教训的是金赛美。

    金赛美出门买菜回来,过街道的时候,突然一辆车就朝她撞了过来,她吓得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,腿跟着软了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开车的人刹车很是精准,车头堪堪在快要撞上金赛美的脸的时候停了下来,而那时,金赛美的小半个身子都已经在车下了。车主把车往后倒,距离金赛美一段距离之后,那车就没动。金赛美惊惧地捂着胸抬脸去看,就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,脸上留着浓重的胡子。她刚想歇一口气,凭着泼辣劲好好地骂一通那人是怎么开车的,去见那车里的人抬手,用手掌很是凌厉地在自己的脖子间做了一个“抹脖子”的动作,再之后,冲她冰冷一笑,就把车给开走了!

    她吓得,刚有点恢复的脸色,就又白了!

    那车没有车牌,她眼尖地去观察了,车头没有,车尾也没有!

    那人是打算要杀她?!

    哆嗦着,她强撑起自己的身体,慌乱地四下环顾着,抓起菜篮子就往人行道上蹭。那从菜篮子里洒出来、滚落在路上的菜,她都没顾得上收拾,急慌慌地就想回家!

    因为,她想起了下午她做的事,也想起了林梦的警告,更想起了容凌的为人。他的狠辣,她已经多年不曾体会,所以印象有些淡泊了,但被车这么一撞,她就立刻想起了他!

    “咝——”

    她倒抽了一口冷气,抖着手,去翻自己包里的手机,想给林栋去电话,一边神经质地四下环顾着,生怕像刚才那样的事情会再来一次。不知不觉间,她又本能地往一边的店铺靠。那样一侧有了保障,至少能让她觉得安全一点。可突然之间,急声惊呼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有几人在喊。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沉淀七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上一章:沉淀六
下一章:沉淀八
百度